上司公司重要人物嘅keyman insurance同富豪嘅遺產稅保險都係搵佢!最強保險中介Calvin Lo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6 Jul 2022

保險大家都有買,但你又知唔知除了醫療人壽等保險外,仲有上市公司董事會買比主席嘅keyman insurance,甚至為了家族生意而買的buy sell agreement,以及遺產稅而買嘅保險?我地就請來保險中介公司R.E. Lee International的CEO Calvin Lo來講解一下!

每次有類似的狀況,如03年沙士、07年東南亞地震、08年金融海嘯,我們都要

疫情對保險行業的影響如何?

每次有類似的狀況,如03年沙士、07年東南亞地震、08年金融海嘯,我們都要計劃必要時要有甚麽準備。2020年初期人們都未有反應,大概到了同年六至八月客人就相繼聯絡我以視像通話見面商量保險的事情。

如果你很富有,在全世界有很多生意、有物業,突然遇上疫情而不能搭飛機

因為疫情,大家都希望加強保障吧?

如果你很富有,在全世界有很多生意、有物業,突然遇上疫情而不能搭飛機,無法飛往各地做生意,那你也會對這狀況感到害怕。在起初頭幾個月,無事無事,到後來朋友的朋友生病,繼而到身邊朋友、親友生病,呢一刻你就會擔心了。

我有客人說:「我在洛杉磯有個物業,每年夏天都會跟子女回去度假,假如我中了肺炎,不幸離世,那麽我的妻兒怎樣付遺產稅呢?」其他在東京、英國或其他有物業的人就要思考這個問題了。我又有另一個例子,有個客人兄弟兩人,一人住在杜拜,另一人住在倫敦,父親中了肺炎去世了,父親擁有很多物業和資產。杜拜沒有(遺產)稅項,而英國就有收稅,當作有1億資產,徵收40%遺產稅,才能領取遺產,他們怎樣突然找來現金?無論他們多有錢,也不會有這麽多流動現金。幸好他們的七十父親心知自己屬於高危的級別已購買了保險,已經為遺產稅準備得很好,保險就在這事上發揮很大作用。

如果有客人問我:「Calvin,我想買保險。」,我便會問他買保險是基於甚麽原因而買。有些保險經理致電告訴我有客人想購買保險,一般他們八、九成都是都是為了給家人、兒女有保障;但較高額的保險, 就不單是為了家人了。你會發覺愈有錢的人也愈多債務,而這時要問:「你有甚麽exposure?」這個就是非常個人的層面了,有時很多錢他們的家人或會計師也不知道的,比如秘密地在英國買了五間樓,連家人不知道的。於是便要計算大概的遺產稅數目,預先購買保險,這保險準備一筆金錢來交付遺產稅,那麼業權就可以到手了。

如何買保險呢?我們不是在說十萬元、二十萬、一百萬、千萬、一億美金的保險,雖然你說你能付這高價的保險,但保險公司都會問:「你值不值呢?」,需要做很多審查,去研究怎樣才算值這個價錢、條款。我們需要提供很多資料,説明這個人是怎樣的,他的exposure是怎樣。保險公司最著緊的有三件事,第一就是你的居住地方,例如打仗、有災難發生,我們的客人通常第一個已經離開居住的地方了。第二就是有疫情時,醫院的設施好不好呢?我們的客人有疫情都已離開了。第三是地區性,在政治方面,通常我們的客人都與政治無關,都是做生意而已。

第一是分開十年或二十年付款,第二是一次性付款;第三是用這個保單抵

通常一個這樣的保險,會以怎樣的形式繳付?

第一是分開十年或二十年付款,第二是一次性付款;第三是用這個保單抵押給銀行,向銀行借錢付保費,每年付利息。假如保費是二百萬元,讓銀行替我付二百萬元,假設利息是2%,每年就需要付4萬元便可以。有狀況發生時,一千萬回來了,扣回來了欠銀行的款項後,餘下就給受益人。以前有90%客人都選擇借錢,因為利息低;不過現在很多客人,尤其是疫情,他們都是選擇付現金。我想是經過了08年金融風暴,客戶對銀行印象變差了,上一代的客人對銀行的信心還未重拾,他們不想與銀行交易,於是索性自己一次過付款便好了。在疫情便更不用說了,很多客人也擔心疫情,很多人都是確保這個先處理好,確保筆錢能夠把資產、生意、債務全部處理妥當。尤其是上一代的生意,仔女都不知道父親的生意規模有多大。

例如生意很大,假設有二千萬美金,但當我的年紀很大時,家人會怎樣呢?有

關於生意保障的保險,又有甚麼做法或保險類型呢?

例如生意很大,假設有二千萬美金,但當我的年紀很大時,家人會怎樣呢?有幾個選擇,第一,家人能繼承我的生意,家人就與我一起做,但家人未必知道我的生意是做甚麽的,或者生意夥伴跟我家人的關係不合等不同原因。我們每人買一千萬保險,有事發生時,當作我已離世,那筆錢進來,一千萬給我的家人,我家人的股份就給了你,你便可以擁有我全部的股份。我們稱這個為「buy sell agreement」,其實保險是一樣的,是根據你怎樣安排。有很多商業機構如上環海味舖,很多人都準備這種保險。

我們也有幾個上市公司主席客人,雖他已退休,但如果他有甚麽事,如主席去世了,股價可能半日内至少跌30%。因此其他董事會成員會在他身上買一個保險,我們稱這為 「keyman insurance」,那筆錢就覆蓋半日股價起跌。又例如地產商,他退休了,兒子上任。這位董事現在已七十多歲,他不在,要借三十億來起樓,那應該跟誰說?需要多久才能重新建立關係呢?六個月?三年?或可能永久不能。但如果借不了錢就不能興建物業了,這個人的價值便會很高,他的離去,我們就可能損失了三個、四個交易了,因為我們不夠現金,那我們就在這個人身上買保險了。

希望在英國的發展,英國是一個financial hub,但公司剛剛開始拓展就出現疫情,所

聽說部署在歐洲公司擴展業務,現在情況怎樣?南美洲市場的價值何在,是生意還是物業種類多?

希望在英國的發展,英國是一個financial hub,但公司剛剛開始拓展就出現疫情,所以暫停下來。說是英國其實是歐洲,以英國作為一個hub,因為英國稅務高,對我們保險業來說,應該是一個好好的地方。我們在杜拜有辦公室,其實不只是杜拜的,說的是中東,其實有很多人,在倫敦、歐洲有很多物業,所以其實我們在世界各地都有客戶。此外,南美洲也是一個大市場,我們已經有辦公室在洛杉機和邁阿密,但想在疫情穩定下來後再向南美洲那邊擴展。

如果想擴張,應該關注的是南美洲當地保險銷量,即生意如何。因為南美洲國家的貸款和欠債金額更高,即是墨西哥、巴西、葡萄牙、智利。身處香港會令我忘記那邊是個很大的市場,我們想在那邊繼續發展,除此之外還有歐洲,歐洲的市場也很大。我們在蘇黎世有個辦公室,但我認為不足夠,因為英國始終是financial hub,應該要有存在感。

如果有客人問我:「Calvin,我想買保險。」,我便會問他買保險是基於甚麽原因而買

剛才提到人壽保險可以解決當事人的物業和遺產稅問題,那麽藝術品保險呢,尤其是NFT保險現在是如何計算和處理的?

為何我們會做人壽保險?因為它涵蓋所有受保人擁有的東西。我覺得到了危急關頭,沒有人會理藝術品,通常人們會想到醫療保險、健康保險和人壽保險。躺在病床上的一刻,人們不會關心自己的車怎麽處理。但我們做人壽保險就包括了藝術品和非同質化代幣。其中一個例子是,十年前我的顧客帶父親到内蒙古旅遊,父親突然心臟病發作,他租了飛機前往北京做檢查,再飛到美國三藩市醫院找認識的醫生,請醫生從波士頓趕過來,到史丹福的醫院了,醫院便請他準備信用卡或現金預防萬一,那需要預計多少錢呢?一百萬左右吧。一個禮拜後擺平事件了,最後收費是二百一十萬。他父親之前以購買了健康保險,但健康保險最大都是幾十萬,已經是很大了,很少能覆蓋得到,但只是那兩天,已需要二百一十萬了,在人壽保險當中已有存款,已經足夠覆蓋這筆數目。故此買其他類型的保險來支付高額費用的這類人是多餘的,那些都不夠大,就如以上例子。

關於NFT方面,我覺得(NFT)還是很新,但我自問就不熟悉了,blockchain是存在的,我們自己有的asset management,亦有自己blockchain的資金, 但如果指明NFT藝術品的話,有個範疇可能包含機會,但我覺得還是太新了,有些保險公司未必了解怎樣做,因為保險是依靠以前的數據,最長都是10年,由08年比特幣開始,blockchain我還是第一次聽説,最多也只是11-12年,我認為不夠數據讓保險公司以供參考,但我肯定將來一定能成事。

我hesitate去答呢個問題,因為事情上有很多保密協議,也有很多商業的考慮,不

最後一個問題,聞說你買了Williams F1方程式賽車隊伍,是否真的?

我hesitate去答呢個問題,因為事情上有很多保密協議,也有很多商業的考慮,不如這樣說吧,F1有很多可能還未發掘,我確實是對某一個範疇很有興趣,亦會繼續找機會尋找這些可能。生產一架方程式賽車要做很多資料搜集,了解怎樣令車速快一點、風速......很多這些技術上的研究,聘請四百人做這件事,做完之後就開始賽車,如果你勝出便好了,但勝出就只有一隊,意味著其他都輸了。不過不管輸贏,技術已經發明了,那怎樣呢?你會留意到很多團隊發明新技術後比賽輸了,那年便蝕錢,但其實他們設計的東西有很多用途,我認為這些有發展的空間。例如電池,每當他們煞車,有很多能源儲存在電池,賽車時,那些電就會用在適當的時機;比賽贏了的產品就會繼續用。電池會怎樣呢?明年便會重新設計,但那項技術依然存在的。或許能找一個團隊來應用它一些被忽略的技術,去繼續資料搜集而開發技術的各種可能性呢。因此,我會繼續尋找機會。

Photo by Francis Wong (key visual)
Photo courtesy of Calvin Lo (portraits)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